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幺儿 >

光年里的那些人_散文

时间:2020-10-16来源:等积投影网

  过去的、过不去的、我都将回忆。

  我站在不远的未来、轻度的审视着自己、我依旧如此痴迷。

  忘了有多久、我决定不再用文字来比拟心情。

  然而跳跃的思维依旧挣脱不了诱惑。

  我知道这是我唯一的兴趣了、谁也磨灭不了、廿尘封也不能。

  我总是无奈的催眠着自己、就让我发会呆、就让我安静的沉默一光年、好不好。

  我知道我并不是对文字如此痴迷、我只是习惯的喜欢文字里的某些情绪、某些故事、还有某种结局。

  穆冰说的对、她是了解廿尘封的、十分的了解。

  我站在和穆冰的平行线上、一样的迷茫、为什么我的爱好如此懒惰、用穆冰的话说这是迂腐。

  我决定写一个故事、或许这样我还活着。

  我决定收拾拖拓的思维、让我看清光年里的你们。

  廿尘封一直习惯一个人静静的躲在角落里看着他人的演出、从不参与,或许我冷情、或许我淡漠、或许我从不微笑从不吵闹、但是我的面前总会放着一堆无形的书垒、将与他人的距离摆放的若即若离。直到你们一一出现。

  【一】初相遇、微笑好么

  我站在偌大的图书馆里,无聊的渴望着一本能引我入瓮的书,我习惯性的倒退着一步一步的找寻,眼眉寻着视线一次次下滑,当我再一次抬起头来的时候,一本小册子吸引了我的视线,它是一本小巧的自传,我好奇的翻开来看了看,发现它并不属于读书馆,它的主人把它留在这里应该是想寻求着更多的文字爱好者,我想我是第一个发现它的,我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笔,轻轻的写上了我的名字,我说记得叫我小言姐姐,其实我更爱廿尘封这个名字,只是那时看到她的照片我便写下了那个名字,或许我在想那个名字会显得更加亲近。

  第二天我依旧去了那里,站在了那个地方,我习惯性的伸手去拿那个小册子,此时的小册子上面已经多出了一只笔别在上面,我笑着翻开了小册子,突然觉得很温暖,我看到了她温馨的笑容,她说,小言姐姐好、我叫楠楠。我突然觉得我似乎也该留下点什么,我把手放进口袋,掏出了一个小本子,轻轻的放在了小册子的身下,我想她或许能发现。

  这两天,我去了一个海滩,在那之前,我买下了一个许愿瓶,我说我想找个女朋友好么。我静静的看着它飘远,然后不再期盼它会有回音,因为这样的想法对于一个女生来说是多么的可笑,或许最初我是无意的。

  突然觉得自己很好笑,我在想什么呢,我低着头默然的离开,或许我并不想被人知道我来过这里,许过一个愿望。

  我即将离开,我想回那里看看,那个我留下痕迹的读书馆。

  “你是要搞基么?”一个女生站在了我面前、手里拿着一个瓶子。

  我笑了笑,是的,我在回答着她,也在心里有意的提醒着自己。

  她皱了皱眉头说她不搞基。

  我点了点头,指了指她手中的瓶子回道,你不是就请离开。

  她突然笑了,你玩真的呀?我没说话,我在默许着。

  或许我也有着些许的玩笑在里面,然而我和她的想法不一样,我知道她是要找男生的。她站在那里摇了摇头,说她目前并没有这个想法。

  我把瓶子从她手中拿了过来,既然没有,就做我女朋友吧。

  她笑的很明媚,说道,别太认真就好,我也笑了笑把瓶子埋进了沙滩中。

  我对她说就叫我言儿吧,廿尘封这个名字始终没有谁知道。

  走之前,我牵起了她的手,心里似乎多了点安慰,她告诉我她叫应嘉宇,我点了点头,她西安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的名字很好听,只是后来我一直都叫她宝贝。

  当我踏进读书馆的时候,外面已经很昏暗了,我并没有把她一起带来,或许我觉得这里是我的寻梦小屋,不该被打扰。

  我不自觉的循望着那个地方,里面俨然多了些新书,高高叠起的地方只看得到小册子的一个菱角,我努力的翻开了小册子的前几页,里面竟然多出了许多陌生的字体,我微笑着一个一个的查看,当我气愤的拿着笔写出滚字的时候,我还是皱着眉头。我想说,初次相遇、请微笑好么,这是最好的尊重,然而我并做不到像楠楠那样平静说教,我按捺下了要扬起的手,拙了拙那个留下损人话语人的名字,横着留下了一句话,在我没甩你巴掌之前请滚。

  这一次,没有再过多的停留,我便悄悄离开了,或许我该去别的地方看看。

  我深深的呼吸着,才发现外面的空气很清新,是不是在那里呆久了就忘记外面的模样了。

  我向着人头孱动的广场走去,我突然欢快的跑了起来,我想我是幸运的,广场上正在举行着难得一见的大型活动,我极力的垫起脚尖观望,然而人始终太多,我努了努嘴,不甘心的来回孱动,我终于来到了最接近舞台的地方,音乐却戛然而止。

  我皱了皱眉望向台上,只见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孩,手中拿着一个话筒,他向前跨了一大步、然后站定在那儿,我明显看到下面的人更加兴奋了,我不解的望着他,这是有什么好事即将发生么?

  活动即将开始,随着他的一声轻哼,我被一股强大的冲力给推上了舞台,我站在那里不安的倪瞄着台下,然后又抬了抬头看着那个拿着话筒的男孩欲言又止,我感觉我就是一个赤裸的生物,站在那里光芒刺背。

  有五分钟那么长,谁都没有说话,我只看得到下面的人你争我抢、挤挤嚷嚷,眼神全都热切的盯着台上。我不自觉的往后轻轻退了一小步,我依旧拧捏不安。

  那个拿着话筒的男孩轻轻的瞥了我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台下,然而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咳嗽了一声。

  直到一个球型的大盒子被推了出来,我才抚了抚额头,悄悄的又往前挪了一小步,那个手拿话筒的男孩终于说话了。

  他走到我的身边问我叫什么,然后把我拉到了球型箱子的面前,我说,廿尘封,我叫廿尘封,我把手缓缓的伸入了箱子里。

  613,我轻轻的念出了纸上的数字,那个手拿话筒的男孩接过我手中的纸牌,然后转身记录着什么,我没有看清。

  我感觉脚已经麻木了,我转身打算离开,他说等等,他说还会有这样一个纸牌,同样被人抽走,然后我便可以带走那个人。

  我眯了眯眼,我想我真的困了,我悄悄的离开了舞台,目光贪婪的看着床的方向。

  我是你的了。我站在图书馆里,看着眼前的女孩,突然愣住了。
#p#分页标题#e#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略带迟疑的说我是女生。其实我并不在意她是不是女生,但我明白别的女生是介意的。

  她霸  过去的、过不去的、我都将回忆。

  我站在不远的未来、轻度的审视着自己、我依旧如此痴迷。

  忘了有多久、我决定不再用文字来比拟心情。

  然而跳跃的思维依旧挣脱不了诱惑。

  我知道这是我唯一的兴趣了、谁也磨灭不了、廿尘封也不能。

  我总是无奈的催眠着自己、就让我发会呆、就让我安静的沉默一光年、好不好。

  我知道我并不是对文字如此痴迷、我只是习惯的喜欢文字里的某些情绪、某些故事、还有某种结局。

  穆冰说的对、她是了解廿尘封的、十分的了解。

  我站在和穆冰的平行线上、一样的迷茫、为什么我的爱好如此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靠谱?懒惰、用穆冰的话说这是迂腐。

  我决定写一个故事、或许这样我还活着。

  我决定收拾拖拓的思维、让我看清光年里的你们。

  廿尘封一直习惯一个人静静的躲在角落里看着他人的演出、从不参与,或许我冷情、或许我淡漠、或许我从不微笑从不吵闹、但是我的面前总会放着一堆无形的书垒、将与他人的距离摆放的若即若离。直到你们一一出现。

  【一】初相遇、微笑好么

  我站在偌大的图书馆里,无聊的渴望着一本能引我入瓮的书,我习惯性的倒退着一步一步的找寻,眼眉寻着视线一次次下滑,当我再一次抬起头来的时候,一本小册子吸引了我的视线,它是一本小巧的自传,我好奇的翻开来看了看,发现它并不属于读书馆,它的主人把它留在这里应该是想寻求着更多的文字爱好者,我想我是第一个发现它的,我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笔,轻轻的写上了我的名字,我说记得叫我小言姐姐,其实我更爱廿尘封这个名字,只是那时看到她的照片我便写下了那个名字,或许我在想那个名字会显得更加亲近。

  第二天我依旧去了那里,站在了那个地方,我习惯性的伸手去拿那个小册子,此时的小册子上面已经多出了一只笔别在上面,我笑着翻开了小册子,突然觉得很温暖,我看到了她温馨的笑容,她说,小言姐姐好、我叫楠楠。我突然觉得我似乎也该留下点什么,我把手放进口袋,掏出了一个小本子,轻轻的放在了小册子的身下,我想她或许能发现。

  这两天,我去了一个海滩,在那之前,我买下了一个许愿瓶,我说我想找个女朋友好么。我静静的看着它飘远,然后不再期盼它会有回音,因为这样的想法对于一个女生来说是多么的可笑,或许最初我是无意的。

  突然觉得自己很好笑,我在想什么呢,我低着头默然的离开,或许我并不想被人知道我来过这里,许过一个愿望。

  我即将离开,我想回那里看看,那个我留下痕迹的读书馆。

  “你是要搞基么?”一个女生站在了我面前、手里拿着一个瓶子。

  我笑了笑,是的,我在回答着她,也在心里有意的提醒着自己。

  她皱了皱眉头说她不搞基。

  我点了点头,指了指她手中的瓶子回道,你不是就请离开。

  她突然笑了,你玩真的呀?我没说话,我在默许着。

  或许我也有着些许的玩笑在里面,然而我和她的想法不一样,我知道她是要找男生的。她站在那里摇了摇头,说她目前并没有这个想法。

  我把瓶子从她手中拿了过来,既然没有,就做我女朋友吧。

  她笑的很明媚,说道,别太认真就好,我也笑了笑把瓶子埋进了沙滩中。

  我对她说就叫我言儿吧,廿尘封这个名字始终没有谁知道。

  走之前,我牵起了她的手,心里似乎多了点安慰,她告诉我她叫应嘉宇,我点了点头,她的名字很好听,只是后来我一直都叫她宝贝。

  当我踏进读书馆的时候,外面已经很昏暗了,我并没有把她一起带来,或许我觉得这里是我的寻梦小屋,不该被打扰。

  我不自觉的循望着那个地方,里面俨然多了些新书,高高叠起的地方只看得到小册子的一个菱角,我努力的翻开了小册子的前几页,里面竟然多出了许多陌生的字体,我微笑着一个一个的查看,当我气愤的拿着笔写出滚字的时候,我还是皱着眉头。我想说,初次相遇、请微笑好么,这是最好的尊重,然而我并做不到像楠楠那样平静说教,我按捺下了要扬起的手,拙了拙那个留下损人话语人的名字,横着留下了一句话,在我没甩你巴掌之前请滚。

  这一次,没有再过多的停留,我便悄悄离开了,或许我该去别的地方看看。

  我深深的呼吸癫痫专科医院哪个好着,才发现外面的空气很清新,是不是在那里呆久了就忘记外面的模样了。

  我向着人头孱动的广场走去,我突然欢快的跑了起来,我想我是幸运的,广场上正在举行着难得一见的大型活动,我极力的垫起脚尖观望,然而人始终太多,我努了努嘴,不甘心的来回孱动,我终于来到了最接近舞台的地方,音乐却戛然而止。

  我皱了皱眉望向台上,只见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孩,手中拿着一个话筒,他向前跨了一大步、然后站定在那儿,我明显看到下面的人更加兴奋了,我不解的望着他,这是有什么好事即将发生么?

  活动即将开始,随着他的一声轻哼,我被一股强大的冲力给推上了舞台,我站在那里不安的倪瞄着台下,然后又抬了抬头看着那个拿着话筒的男孩欲言又止,我感觉我就是一个赤裸的生物,站在那里光芒刺背。

  有五分钟那么长,谁都没有说话,我只看得到下面的人你争我抢、挤挤嚷嚷,眼神全都热切的盯着台上。我不自觉的往后轻轻退了一小步,我依旧拧捏不安。

  那个拿着话筒的男孩轻轻的瞥了我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台下,然而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咳嗽了一声。

  直到一个球型的大盒子被推了出来,我才抚了抚额头,悄悄的又往前挪了一小步,那个手拿话筒的男孩终于说话了。

  他走到我的身边问我叫什么,然后把我拉到了球型箱子的面前,我说,廿尘封,我叫廿尘封,我把手缓缓的伸入了箱子里。

  613,我轻轻的念出了纸上的数字,那个手拿话筒的男孩接过我手中的纸牌,然后转身记录着什么,我没有看清。

  我感觉脚已经麻木了,我转身打算离开,他说等等,他说还会有这样一个纸牌,同样被人抽走,然后我便可以带走那个人。

  我眯了眯眼,我想我真的困了,我悄悄的离开了舞台,目光贪婪的看着床的方向。#p#分页标题#e#

  我是你的了。我站在图书馆里,看着眼前的女孩,突然愣住了。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略带迟疑的说我是女生。其实我并不在意她是不是女生,但我明白别的女生是介意的。

  她霸  道的说,我就是你的了。

  我微微笑了笑,我说好,可是我该叫你什么。

  她说她叫苏灿灿,她只说了一遍,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记错,我只记得后来我一直叫她亲亲苏苏老婆,其实我一直都处在云雾中,我很迷惑她的出现。言儿,在她面前,我用的依然是这个名字。

  我挠了挠头,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我拼命的向那个广场跑去,我只想验证一个事情。

  我看着那个已不再热闹的舞台傻笑了,果然是她,我明显看到了我的纸牌下面贴了另一个一样的纸牌,上面留下了她的一句话,我都能想象她羞涩的捂着脸说“哎呀、613、我是你的了”的娇俏模样。

  【二】遇见。

  
有一段日子,我没去读书馆,似乎明白自己已经渐渐淡了下来。

  这天,或许无聊的过于空虚,我又偷偷溜进了读书馆,我在找书看,很认真的在找,然而我留下的那个小本子竟被我无意找了出来,我看着它傻愣了半天,然后才小心翼翼的翻开来看。

  大多都是些无聊而又没有实质意义的话语,他说“我泡你吧”竟让我迟疑了片刻,我说我泡你才对,当时只是个玩笑,后来却成了我心中的一把利剑。

  时间是经不起摧残的对不对,我在反问我自己。我已经厌倦了那个让我满足过的地方,我开始整天游离。

  【三】我们,陪着光年前行

  已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开始闯进美版的,那时的我像个好奇的孩子,对那里的一切都充满着好奇。

  小浅浅,我第一个认识郑州主治癫痫病医院的女孩,她一直在大喊着无聊,我便逗留了下来,陪着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再后来又来了一个女孩,只是我睡着了。

  屎安瑞,她的出场似乎很高调,我已经忘了,我只记得她说的话让我咧嘴笑了起来,有一瞬间我觉得她和死叶子是何其相像的一个人,后来听她说起她的姓名,我又毫无形象的大笑了起来,我猜小浅浅当时也一定笑了,她只是蛮不在乎的说着她是盘古的后代。她在我们面前总是大大咧咧爱闹爱笑的性格,所以我总觉得她不会有悲伤。相识很久竟不知道她的生日,那一天还是小妥子女人告诉我的,我们密谋着给她一个惊喜,讨论到最后还是充满温情的写了一篇祝福帖,我们天天去码贴,等到她生日的那一天正好码够了520,小斌仔一直在跟我抢520,然而幸运的是我毫不费吹飞之力便拿到了520,我大笑道,我爱你们,生日快乐。

  小妥子美人儿,她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她总喜欢跟我说害羞,而我总在想哪一天她才会真正害羞,我们是莫名其妙熟络起来的,好像是她跟我要友谊部落群号的时候,又好像是她用男号的那个晚上,她是个美人儿,从我见到她的照片开始便这样觉得,但她总是喊着别人美,那时的她们似乎总有忙不完的事情,而现在我们也总有忙不完的事情,但总会不经意的说一声,我想你了。

  小斌仔,我们认识了一样久的时间,之前总觉得我们之间太过于陌生,连一句话都不曾说,现在却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太近,对你说任何话都不会觉得不妥或者不安。

  初见你的时候,你说要抢我做压寨夫人,我瞪着圆溜溜的眼睛说不可以,不知道为什么我总会想到他,后来没想到他真的出现了,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我的,他说的话让我觉得带刺的疼。

  后来小浅浅上学了,那里便寡淡了,我再也没找到一个栖息之地,我不知道你们都在忙些什么,我以为是你们不见了,其实是我自己脱轨了。

  直到有一天,小斌仔让我帮忙码贴,我才又有了一个栖息之所,每天我都会去,或者他在或者他不在。早安,午安,晚安,我天天不厌其烦的说着同样的话。

  有一天有个人对我说,他不在你说一句话便走了,我愣了愣,我没走,只是站在那里不说话,因为我是个陌生的孩子。

  后来听别人喊那个人叫独情,我以为是个大叔,便给他取了个很不雅的绰号。

  小肚子,小肚子,叫着叫着便觉得很好听,他竟也不恼,只是不允许别人叫,其实我不太了解他这个人,只是听说他是个情场高手,我便觉得挺好玩,相处久了也知道他是个温暖的人,似乎在哪儿他都能追随我。再后来觉得我和小肚子的关系竟比小斌仔还要熟悉几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小斌仔陌生起来了,有一天他突然叫我丫头,我不许他也依旧死皮赖脸的叫,我想丫头就丫头吧,我们的关系就这么拉近了,岁月真是让人叹为观止,现如今他已经有了婚约,终愿其幸福。别人并不知道小肚子其实是个最为长情的人,心中住着一位暗恋8年的女子,如今他正在为能与之匹配而努力,终原其成功。

  小斌仔,小肚子,他们说世界上没有纯洁的男女友谊,我并不信,我们就做一辈子的好朋友,虽然不知道未来如何,但是我们都曾是一只迷途的羔羊,安慰过彼此,畅想过未来,爱过那些人类。

  
【四】渐行渐远

  我们渐行渐远,怨不了时光。

  没有三言两语的问候,没有温暖人心的话语。

  但是我还在,只要你们不开心,我愿意安慰你们,我愿意笑脸陪伴。

  都有了新的朋友,可是旧人永远住在心底,不曾遗忘。

  【五】旅途愉快

  三年之后,我们一起结伴同游好吗。

  我想那会是最美的时光。

上一篇:一场疫情:一切看淡,一切随缘!_伤感美文

下一篇:遇见成长:自律小孩养成绘本(全4册)读后感1000字_经典文章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